纯粹乱七八糟记录生活。
说话和拍照都很土。

入睡到一半想起了高中的白婵


三年夏天,从她旁边经过无数次。


她现在被砍掉了,曾经婀娜的地方成了长廊的一部分


我还没来得及把她画下来。


很好看的花,刚发现,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喜欢的了


哪天我离开了,要在我的墓旁种上一棵。


评论

© 角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